古人相信“宿命论”,认为人间的一切,冥冥之中早有定数,故而万事少有强争,造业不多。成语“月下老人”、“千里姻缘一线牵”的典故讲述的就是婚姻大事早已前定的故事。

杜陵的韦固自小失去双亲,想早点结婚,但多次求婚都不成。

唐太宗贞观二年,他去清河游历,途中住在宋城南面的旅店。旅客中有一个人为他提亲,女方是以前的清河司马潘昉的女儿。那人要韦固第二天清早去店西的龙兴寺门前,同潘家的人见面。

韦固求之意切,第二天很早就赶去了,到了庙门前,月亮还高高地挂在天上。他看见一个老人倚著一个口袋,坐在台阶上,借着月光看书。韦固从旁边偷看,却不识书上的字,便问老人说:“老先生读的是什么书啊?我从小苦学,没有不认识的字,即便是西方的梵文,我也能看懂。唯有此书上的字从未见过,这是怎么回事?”老人笑着说:“这不是人间的书,你怎么会见过呢。”

韦固又问:“那是哪里的书啊?”老人说:“幽冥之书。”韦固问:“那么既是幽冥之人,怎么到了这里?”老人说:“你来得太早,不是我不应该来,凡是阴间的官员都管阳间的事。管理人间的事,怎么能不在人间行走呢?”

韦固问:“那么您管什么事啊?”老人答:“天下人的婚姻大事。”韦固一喜,说:“我从小失去父母,想早点娶妻,传宗接代。这十多年来,我多方求亲,竟不能如愿。今天有人到这里来为我提亲,对象是潘司马的女儿,这件婚事能够成功吗?”老人回答:“不能成功,你的妻子刚满三岁,等到十七岁才能进你家的门。”

韦固又问:“您口袋里装的什么东西?”老人回答:“红绳啊!用来系夫妻两人脚的。等到他们定下了姻缘,我就偷偷地把红绳系在他们的脚上。不管这两家是仇敌,还是贫富悬殊,或者是相隔千山万水,只要红绳一系,再也逃不掉了。你的脚已经和她的脚系在一起了,你再找别人又有何益处呢?”

韦固问:“我的妻子是谁?家在哪里?”老人回答:“旅店北面卖菜家的女孩。”韦固问:“能去看一看吗?”老人说:“老太太经常抱着她卖菜,你跟着我走,我指给你看。”等到天亮了,韦固等的人都没出现,韦固索性就跟着老人离开。

老人卷起书,背着口袋,韦固跟着老人来到菜市场,看见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太太,抱着一个三岁的女孩,女孩看起来非常肮脏丑陋。

老人指著女孩对韦固说:“那就是你的妻子。”韦固对眼前的“妻子”非常不满意,生气地问:“我杀了她行不行?”老人说:“这女孩命中注定有大富贵,还要跟着你享福呢,怎么杀得了呢?”说完老人就隐去了。

韦固回去后磨了一把刀子,交给仆人,并对他说:“你历来很能办事,如果为我杀了那个女孩,我赐你一万钱。”仆人答应了,将刀藏到袖子里,一路来到菜市场,趁着人多混乱的时候,刺了女孩一刀。市场因此大乱,仆人藉以逃脱。

仆人回来后,韦固问:“刺没刺中?”仆人说:“一开始我想刺她的心脏,可是没刺准,刺到了眉间。”

往后,韦固求婚,一直没有成功。

十四年后,韦固因父亲的关系,到相州参军刺史王泰手下任职,专门负责审讯囚犯。王泰因为他能干,将女儿许配给他。

韦固的新婚妻子十六七岁,容貌美丽,韦固称心满意,但是他发现妻子的眉间总是贴著一个小纸花,即使沐浴就寝也不除去。

一年后,韦固想起当年仆人刺伤小女孩眉心之事,于是逼问妻子,妻子潸然泪下,说:“我是郡守大人的侄女,不是他的亲生女儿。我的父亲生前是宋城县令,死在任上。当时我还在襁褓之中,母亲和哥哥也相继死了。家里剩下的唯一宅院在宋城南,我与乳母陈氏一同居住,每天靠卖菜度日。陈氏可怜我年龄太小,总把我带在身边。三岁的时候陈氏抱着我走在菜市场里,一个狂徒突然用刀刺中我的眉心,留下了伤疤,所以用纸花盖上。七八年以后,叔叔来到卢龙任职,我便跟着叔叔了,并以他女儿的名义嫁给你。”

韦固问:“陈氏是不是瞎一只眼?”妻子说:“对,你怎么知道的?”韦固说:“刺你的人是我派去的,这真是一件奇事!”韦固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告知妻子。

夫妻从此更加相敬如宾,后来生了个男孩叫韦鲲,作了雁门太守。韦固的妻子被封为太原郡太夫人。

命中注定的事,是不会因人力而改变的。宋城县官听说了这件事,为那家旅店题名为:“定婚店”。

从此人们便把替男女双方牵线搭桥的人称为月下老人也简称为月老。

事据《续玄怪录.定婚店》